主办单位:武汉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

登录 注册

武汉全民义务植树网用户登录

第三方登录方式

您现在的位置 -  首页 -  绿色武汉 -  【读自然有奖征集】《诗经》中那些美到心颤的植物

【读自然有奖征集】《诗经》中那些美到心颤的植物

2018-11-24 08:31:39

田园城市

来源:武汉全民义务植树网

内容摘要:初识《诗经》那时年少,懵懵懂懂,不知其意,再读《诗经》方知其美好。手捧一本《诗经》,吟念诗中美好,本期【读自然】走进《诗经》世界。


初识《诗经》那时年少,懵懵懂懂,不知其意

再读《诗经》方知其美好——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

……


《诗经》与《楚辞》不同,《楚辞》似一位游侠,悬壶济世,书页漫卷之间如见腾腾气泽弥漫,直让人闻见老酒开坛飘荡千年醉人的醇香;《诗经》似一位少女,没有家国天下,有的只是眷眷深情,它宛若山间溪泉,潺潺自流,新妍明丽,悠雅清扬,经卷翻覆之际如见清露被初阳照耀,邂逅这一抹盈盈闪映着的翠色鲜亮。

于是,便有这样一种想法:男孩取名于《楚辞》,女孩取名于《诗经》。《楚辞》与《诗经》都是我国早期诗歌中的杰作,《诗经》是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光辉起点,楚辞是浪漫主义的奠基之作,它们对后来的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今天暂不说《楚辞》,只论《诗经》。手捧一本《诗经》,吟念诗中美好,本期【读自然】走进《诗经》世界,领略中华经典,让书香浸润心灵。

【读自然】自推出以来,收到百来条音频,有八岁孩童的稚嫩声音、有汉化版花园故事、有川话版花友分享、有专业人士的倾情发声、有70岁老翁的沧桑之嗓……“诗经”世界朴素、真切、生动,感情充盈饱满,勾起我们心中的那一份向往与追求,风、花、雪、月、山水、阳光……旖旎成一幅美丽的画卷,或嬉闹、或怒骂、或决绝,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”、“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”……《诗经》中有着爱恨嗔痴,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理解,看花开花落,伴晨钟暮鼓,阅《诗经》沧桑美好!


【音频征集令】

朗读时长:3-5分钟

朗读内容:《诗经》(可联系小七获取朗读内容)

发送形式:①添加小七(xiaoqijia007),直接发送音频给小七;②直接上传到“绿色生活派”小程序读自然板块。

征集福利:前15位发送音频给小七的朗读者,可获得武汉动物园门票2张,并有机会参与线下朗读交流会。

截止时间:112612:00

下面让我们走进《诗经》世界,一起来认认藏在《诗经》里的“奇花异草”

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!——《王风·采葛》


【葛 gé  

多年生草本植物,茎可编篮做绳,纤维可织布,块根肥大,称“葛根”,可制淀粉,亦可入药(通称“葛麻”)

采葛是当时常见的女子劳动生活情景,而且葛之细长的外形、蔓延生长的态势很容易让多情的女子联想到情思的悠长绵远。
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,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——《周南·卷耳》


【卷耳】

卷耳,又名苍耳,石竹科卷耳属,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,高约三十公分,全株被细毛。叶对生,呈长卵形,春夏间开白色小花,果实为圆柱形蒴果,嫩叶可供食用。

诗中,采摘卷耳的女主人公因思念而无心劳作,采摘了半天也不满一浅筐,她愁思难当,于是干脆将采摘的筐弃置在大道旁。

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——《郑风·野有蔓草》


蔓草

蔓草,爬蔓的草。郊野上的蔓草葳蕤,草叶上缀满露珠,晶莹透亮,以蔓草的这一生命状态起兴,形容男子对偶然遇见的这位女子的热烈的爱慕之情。还有以植物生命形态的变化来衬托容颜的逐渐枯槁、情爱的丧失以及生命力一步步受到摧残的不幸境遇。

摽有梅,其实七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摽有梅,其实三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今兮。摽有梅,顷筐塈之。求我庶士,迨其谓之。——《召南·摽biào有梅》

梅,即梅子,《诗经》里的梅,从收获的情形看,指的该是可以入药的梅果,梅在汉语里的发音为去声,轻声吟读,有温软含骨,刚柔相济的意味。自然里属于蔷薇科的梅,喜沿长江而居,早寒春上,雪影茫茫中,星花初现,粉白嫣红,是长冬渐暖时,四季最先露出的迷人风韵。诗中通过对梅子“其实七兮”、“其实三兮”、“顷筐塈之”的描写来表现梅子逐渐成熟而由多变少的过程,梅子的成熟象征着女子发育成熟,以梅树果实的由多变少来表现梅树生命力的由盛转衰,以此对应女子青春年华的渐逝,从而来表达诗中的女子对爱情婚姻的一种焦急渴盼的情绪。

于以采蘋?南涧之滨;于以采藻?于彼行潦。

 ——《召南.采蘋》


蘋:白萍或大萍。 古人祭祀前,采萍,采藻,在远古的农业时代里,水边是祭祀的佳处,水边是一切生命繁盛的开始。

蔽芾甘棠,勿剪勿伐,召伯所茏。 ——《召南·甘棠》


甘棠

甘棠:棠梨。《诗经》里的甘棠,指的是山野梨,又叫棠梨,大概拇指和食指圈在一起,就是一个棠梨的大小了,长在山坡土凹里的棠梨,春天会开出美丽雪白的花,夏末时分,棠梨刚刚成熟时,挂在枝头一丛一丛的,土褐色,是一种成熟了诱人的样子,摘下来,放嘴里吃的时候,酸甜酸甜的,而且核大肉少,吃起来有很沙的感觉。

野有死麋,白茅包之。有女怀春,吉士诱之。 ——《召南·.野有死麋》


白茅 

白茅,白茅属多年生草本,长根状茎粗壮,春生芽,花苞时期的花穗称为谷荻,布地如针;根茎白茅根可入药,具有凉血、止血等功效。古代,白茅是洁白和柔顺的象征,闭上眼睛,可以想象一个洁白、柔顺的女子,陪着你在秋凉的河岸长堤上散步,这是一种温暖。

匏有苦叶,济有深涉。深则厉,浅则揭。 ——《邶风·匏有苦叶》

匏瓜

匏瓜在古文中常指所有的葫芦,有长形、圆形、扁圆形及亚腰形等四种形状;但现在一般特指果形如梨形的葫芦变种。在《邶风.匏有苦叶》里,是一个站在河岸边上的年轻女子,等着迟迟未到的爱人,心里怅茫时,抒发情感的一个边饰。也是人面对时空悲喜交加的一种共有感情。不管心里已经拥有至爱,还是所爱还没有到来的人,品读出这首诗的滋味时,总会有一种深沉含实的悠扬共鸣,这也是匏在古时八音里发出的音色。


墙有茨,不可扫也。 ——《鄘风·墙有茨》

茨:蒺藜。一年生草本植物,果实亦称“蒺藜”,有刺。种子可入药。“道傍布地而生,或伏墙上,有小黄花,结芒刺”的蒺藜,无艳姿,无柳影,是天地万物中间,属于民众型的植物。但它随天候变换,在物尽天则的淘洗里,渐渐能果生暗刺,随着时间永生长存,这是它能够和人长久相处,并在相互间能够产生若有若无对话的原因。

 

爰采唐矣?沬之乡矣。云谁之思?美孟姜矣。 ——《鄘风·桑中》

   

唐:菟丝子。别名禅真、豆寄生、豆阎王、黄丝、黄丝藤、金丝藤等。一年生寄生草本。茎缠绕,黄色,纤细,无叶。 它是绕枝附生在胡麻、花生和大豆等植物的嫩茎上,来展开自己的生命画卷的。一棵菟丝子,金色鳞片枝上,夏秋时开细微乳白的碎花,秋里结出百万的子来,这是看似微小的生命,在对抗自然法则时显示出来的强韧力量。

我行其野,芃芃其麦。控于大邦,谁因谁极? ——《鄘风·载驰》

麦,即麦子,麦子的汁液进入人的肠胃,分解成血脉肌体,这是麦子作为人的主食之一后,所具有的作用。使人得安闲,生思虑的,也是这麦性的热力。在妇女无名的时代,一个弱女子,能够有“我行其野,芃芃其麦”一样的为家救国的心,在茂盛的麦浪里,孤身一人,扶辕驾车,去救危难中的亡国,许穆夫人决绝果敢的胸襟,才会感动齐人,来帮她驱除外辱,建立家园。

籊籊竹竿,以钓于淇。岂不尔思?远莫致之。 ——《卫风·竹竿》

《竹竿》是奇女子兼诗人许穆夫人的一篇思乡之作,文中之竹,是她回忆和亲人一起生活时,垂钓淇水之上,乐趣陶然的图画里,连接父母兄弟姐妹的一种附着物,那种望着水面,浅笑和静待当中无忧无虑的欢喜之情,是乡愁溶在水面上时,安抚人心的影子里对岁月流逝的不忍神色。

芄兰之支,童子佩觿。虽则佩觿,能不我知。 ——《卫风·芄兰》

wán

芄兰:亦名女青,荚实倒垂如锥形。草本植物,又名萝藦,俗名婆婆针线包,实如羊角。植物世界里的芄兰,则是有对生的心脏般的绿叶,延续生命姿态的是蔓生的柔韧的躯体——植物学里,它属于藤本,又有叫“萝藦”的充满了禅意的好名字。芄兰是山野上极普通的草,在深林山地的缭绕迷雾中间,它攀延褐色的岩石上,缠绕住入云的古柏,微风吹过时,总会把一种深藏的决绝和自傲的身影隐藏在一两片绿叶中间。

自伯之东,首如飞蓬。岂无膏沐,谁适为容。 ——《卫风·伯兮》

飞蓬

蓬:狼尾蒿。飞蓬其实取的是种子在风里的姿态。此草,生命力极强,长遍大江南北,是随处得生,随处得长的样子。刚要离开长安的李白,从山东漫游归来的杜甫。偶相聚,又相远时,诗仙送给诗圣的诗:飞蓬各自远,且尽手中杯! 道出了千古文人的命运:为精神的魂灵献祭自己,离了物欲的河流,飞蓬也就是必然的生命状态了。 它的叶面上藏了上古《诗经》里的爱情,以及命运之无常和不得把握的苍凉况味。
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 ——《卫风·木瓜》

木瓜

木瓜蔷薇科木瓜属,灌木或小乔木,果实长椭圆形,暗黄色,木质,味芳香,果梗短。花期4月,果期910月。诗中的“投”字、“报”字,这是善念的果实和欣喜的花,是相遇时知心的笑,是遇和爱的弹奏物,是琴键上可以弹奏的欢快流畅的音符,是木瓜的温软和美玉里的清凉和喜悦的平静,是爱所能成型的元素里起始的节拍。

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 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! ——《王风·黍离》

shǔ

亦称“稷”、“糜(méi)子”。古代专指一种子实叫黍子的一年生草本植物。其子实煮熟后有粘性,可以酿酒、做糕等。

中谷有蓷,暵其修矣。有女仳离,条其歗矣。条其歗矣,遇人之不淑矣。 ——《王风·中谷有蓷》

tuī】

一种中药草,即“益母草”。

绵绵葛藟,在河之浒。终远兄弟,谓他人父。 ——《王风·葛藟》

lěi

藟:野葡萄。 这两首诗里,都提到“葛藟”这样一种植物,所谓“葛藟”,说的更准确一点,应该是属于藤本植物的“藟”,普通老百姓叫它“野葡萄”。

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。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。 ——《郑风·有女同车》

舜华

华:木槿花。木槿,所谓“舜”者,朝开幕谢,瞬间之荣,来去匆匆。植物里的木槿花,是仲夏夜的梦之花,朝开暮谢,却并不忧伤,似乎迎着纯净的阳光,含有欢喜,似乎朝幕不是一舜,而是几十个日日夜夜的循环。艳丽的花融在绿叶里,和谐有致,是以高洁之姿,坐在你身旁的。

 

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!无食桑葚。 ——《卫风·氓》

桑,桑叶,“桑梓”作为家园的像徽,是中国文化独有的特色。《诗经》里桑树出没的篇章很多,对于先秦农业时代的人类生活来说,桑已经是普通的一种植物。桑的最早记述出现在甲骨文当中,人类智识苏醒,开始创立文字,在干枯兽骨和竹木平面上记录自己的历史,以保存和自然争斗的经验,让自己的智慧能够开始有形的延续。

扬之水,不流束蒲。彼其之子,不与我戍许。 ——《王风·扬之水》

蒲在史料里有两种解释,一为蒲草,植物学上称为菖蒲,又名剑水草,俗名蒲草;一种解释为蒲柳,多种在河边住宅周围,又名水杨。诗中束薪、束楚、束蒲,指的是捆扎起来的柴禾

 “感君区区怀,君既若见录,不久望君来,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,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。在这样传诵千古的诗篇里,蒲草由自然物转化成人的情感的承载物,是真挚爱恋的悲情象征,同时也表达了一种真挚的坚韧的希望之情。

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。 ——《大雅·抑》

上古时期,李树长在山林里,逢春色开花,夏暑时挂青果,秋上,密密匝匝,红的娇人的李子悬在枝头,是很容易吸引采集山果的部落妇女们的注意力的。到《诗经》里所说的商、周时代,李树已经种于巷陌,是诗人笔下,附记人的性情和陈述道德意趣的借言物了。

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 ——《郑风·山有扶苏》

荷华

荷华,荷花。作为荷花故乡的中国,有着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独特的荷文化。荷花的身份,在自然、社会、艺术各个领域里,都有它独特的标识含义。对入世的君子,长于污淖而独清于天时的荷花,可以映照一颗清虚正直,光明磊落,萧雅高洁的心。儒家那些治世的贤者,无不在思虑天下人心利益交变的时候,依然保持一颗淡泊宁静出于世外的莲子之心。

出其闉阇,有女如荼。虽则如荼,匪我思且。缟衣茹藘,聊可与娱。 ——《国风·郑风·出其东门》

茹藘

茹藘:茜草。 茜草四五月发新芽,之后长绿叶,九十月间,在丛林坡地上,开不起眼的小黄花,子实之后,霜秋时节,在寒土冻地里,挖出根须,净土,晾干,研磨成粉,发酵,然后便可以将巧妇手织成的白色丝绵布,浸入茜草的染缸,染成自然界里最强悍的一种颜色——红色。将这种不死的印记印在旌旗上、衣妆上的,既是茜草的精魂,也是人心流遍全身的脉动。

溱与洧方涣涣兮,士与女方秉蕑兮。 ——《国风·郑风·溱洧》

蕑:兰草。当我们的先祖祭祀神灵,想要把自己心里的福愿让异界知道的时候,往往要借助天地里的某种器物,某种气味。道具之一,就是焚烧兰草,在鼓乐丝竹发出的庙堂之音里,和砖瓦木石筑起来的外在结构不同,兰草的熏香形成一种虚拟飘渺的幕幔,在这个幕幔的背后,藏着我们想象里寄托了希望的实体和空间。在古代,兰草的身上,除了藏有自然清淡久远的幽香之外,还有殊灵暗藏祝福的未知之力。佩兰而行的人,是受天降吉祥庇护的人,这是兰草身上的神性。

《诗经》里许多都是与爱有关的主题

它们将天地万物的一呼一吸融入到语言中

让爱进入阳光雨露、青叶霜木之间

爱的多重语言以不一样的姿态曼妙出现

从而拥有获得抗衡时间的力量

植物作为托物抒情的“主角”,在诗歌世界大放光彩

它不再是静默无语,而是同我们一样也有喜、怒、哀、乐

它有它的意象,你有你的情绪

走进《诗经》世界的美好,领略领略中华文化经典,让书香浸润心灵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文章发表于武汉全民义务植树网本地资讯,http://www.whyiwuzhishu.gov.cn/转载请注明!